热门关键词:
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救援科普 >> 正文

消防评论:从台湾敬鹏大火谈防灾训练的五个不足

发布:www.chinajyzb.com.cn | 日期:2018-05-17 | 浏览次数:    字号:
新闻相关关键字:暂无标签.

敬鹏大火之后,很多专家提到厂商教育训练不足,我认为这是事实,但是哪里不足,哪样不足,却未见深入检讨。

敬鹏大火之后,很多专家提到厂商教育训练不足,我认为这是事实,但是到底哪里不足,却没看到深入探讨,因此,本文将要谈谈防灾训练还有哪些需要加强的地方。

一、灭火训练不足

这些年来台湾的重大火灾,不管是工厂或赡养院,几乎都是初期灭火失败,重要的是,这些火灾,如果透过良好的教育训练,是可以成功扑灭的。

很多年前,我就发现台湾的灭火教育出了很大的问题。第一是虚应故事,几乎每个场所的灭火演练都是做做样子、便宜行事,结果参与的人还以为自己学会了。

第二是想要好好训练,也找错人,训练方式错误,导致效果不彰。我退休后曾到某些上市企业教他们灭火,过去他们每年也做训练,但按我的标准,几乎都不及格。

初期灭火多数发生在室内,但现在的多数灭火训练都是在户外进行,根本不合理。此外,目前初期灭火训练都是一支灭火器给好几个人练习,但真实火灾,一个人打好几支灭火器,都灭不了火,而练习时却只能好几个人打一支灭火器,这样没有充分练习的训练,在面对火灾时真的发挥不了功用。

灭火训练多数都是用油盘倒汽油练习,但是很多火灾都是封闭的地方,如隧道式烤箱、锅炉、风管……,面对多样类型的火灾,现阶段的灭火训练太过简化,根本不足以因应。

灭火训练还有很多问题,讨论消防安全教育不足时,我觉得眼下这些训练的缺失,真的要好好检讨,才能有效改善。光谈训练不足仅要求强化是无济于事的。

二、训练深度不足

我一直希望教会大家安全应变,这需要系统性及持续性,但我到过很多单位演讲训练,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就是演讲就像轮回,今年找我,隔几年再找一次,不断循环,只有少数单位会每年都找我。

后来我仔细分析,就是很多人认为安全讲习讲来讲去都差不多,内容也大同小异,所以要换人做做看,才能保有「新鲜感」。殊不知没有深度学习,永远都只会皮毛,自然无法因应变化万千的灾害。

我带着我的团队练习灭火,我们是每年练习,刚开始我教他们初期灭火,并录像做成记录,也看到了大家的成果。结果第二年再练习时,他们又忘了部分的技巧,我再重教,第三年又发生类似情形,我再教一次;慢慢地,我也找出要怎么教,他们才不会忘的要领。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可独当一面,有能力担任初期灭火的老师。

要达到这种成果,只有一个要领:就是要同一个高手老师,教导同一群人,持续训练,做好深度学习,才能战胜敌人。

这些年来台湾的重大火灾,几乎都是初期灭火失败,重要的是,这些火灾,如果透过良好的教育训练,是可以成功扑灭的。

三、沟通联系不足

在敬鹏火灾过后,很多人指责敬鹏没有提供厂区配置图及危险物品的数据。我看过PCB厂化学物品的列表,少说几十页,还有多数人看不懂的化学名称,我不知道在那么短的时间,消防队有能力消化这些数据吗?

这不是敬鹏,也不是消防单位的问题,这是沟通协调的问题,也就是很多人谈教育训练不足,却没明确指出那个部分不足。我认为沟通联系不足,就是教育训练急需加强的部分。

当工厂进行自卫消防编组演练,消防单位得派员督导,在美国所有的灾害应变,都必须先做危害分析及风险评估,但我们的教育训练却没有在这个部分充分沟通。消防队扮演督导角色,却多数连工厂哪里最危险都不知道,工厂也未能充分告知这些最危险区域,存放哪些危险物品,消防队就算有一身武艺,也无法对症下药给予灭火技巧的指导,这就是沟通联系的不足。

消防队的专长是灾害应变,所以要把灾害控制在最小程度,应先让消防队了解工厂哪里最危险,消防队也可提供过去经验给工厂参考,经过充分沟通,我想未来在教育训练或消防演习,都可提升至完全不一样的档次。

自卫消防编组演练或消防演习,更不应该是每年都一样,只是喷喷灭火器或放放水。这样对于防灾训练于事无补。

四、演练考核不足

在教育训练上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,就是要演练考核。现在很多工厂都是本国及外籍移工并存,我不知道本国及外籍移工要接受什么内容的教育训练?都一样,还是有分别?如果大家都要灭火,有谁调查过外籍移工发现火灾敢灭火吗?这些移工会不会害怕灭火之后所造成的财物损失,他需要负责而犹豫不决?如果是逃生,这些外籍移工听得懂中文吗?会分辨火灾警报器的声音吗?太多太多教育训练考核的问题,没有事前规划,就会出现大问题。

就像这次敬鹏火灾,一开始的受困人员,跟最后罹难的是不同人,这些都是教育训练考核不当的结果。我帮一些企业做疏散演练时,都会刻意留下几个员工,然后查证各单位是否能确实点名。到目前为止,几乎没有一个企业能做到确实点名,这就是训练要加入考核的原因,如此才能找出问题之所在,也才能让训练真正有意义。

五、软件改善不足

很多工厂在火灾之后,就开始花大钱购置、改善硬设备,却没有思考这些砸钱的设备,万一故障的防范措施为何。也为了宣示改善的决心,在短时间装了很多华而不实的设备,就跟这次敬鹏大火之后,很多的检讨都流于硬件及行政程序——办办演习,买买东西,开开检讨会——因为这最容易做,也最容易看到成果。

每次我看到这些行礼如仪的活动,我都会有一个疑问,如果我们只知道火灾发生时间、扑灭时间、消防人进入火场时间、抬出来的时间,而中间火灾如何变化、消防弟兄何时倒地、为何倒地、倒地时之火场情况为何等,一大堆答案都不知道的话,到底该如何找出有效的改善策略?

没有针对灾害发生过程彻底了解,就没有办法做危害分析及风险评估,没有危害分析及风险评估,就没有办法做出有用的应变计划,而彻底了解灾害发生过程。

而这却又正是乏人关注的议题,也是我认为未来安全教育训练上,一定要设法解决的困境。只有彻底了解每一个灾害的所有细节,才能找出问题,提出真正有建设性的改善方案。

我常说「灾害应变就像治病,对症下药才能活命」,对于存心轻忽的厂商,我们故然不能纵容,而对于存心改善的厂商,我们更不愿看到他们并非无心、而是找错了方法和方向。

每当一场悲剧发生,社会上对于肇事厂商一片挞阀之时,我宁可先别妖魔化所有的业者,而是以实事求是态度提供有心的业者更专业的辅导。唯有正确落实教育训练,才能协助有心做好灾害管理的业者做到真正训练,进而确保工厂财产,并保障人们安全。

没有针对灾害发生过程彻底了解,就没有办法做危害分析及风险评估,就没有办法做出有用...没有针对灾害发生过程彻底了解,就没有办法做危害分析及风险评估,就没有办法做出有用的应变计划。

本文作者:林金宏:台湾前内政部消防署消防官员。

回到顶部